浙江新闻客户端:2个月没回家,还把微信步数关了!宁波这群大学生太暖了

发稿时间:2020-03-25浏览次数:13

2020年春节因新冠肺炎疫情变得很不一般。为了全方位保障园内长者的健康,疫情期间,全国各大养老机构纷纷采取封闭式管理。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2017级老年保健与管理专业蔡思胜、陈卫萍等10名大学生滞留上海、南京、宁波等地养老园区,长达两个多月没有与外界接触,平均年龄才20岁的大学生们,用实际行动、专业知识、热情服务为园区长者送去爱的关怀和细心照顾。

蔡思胜:曾连续上七天班,倒头就睡

因疫情关系,蔡思胜一直在朗诗常青藤杭州分站上塘街道当实习生,每天工作12个小时,照顾长者饮食起居、测量血压体温等,“曾经连续上了七天的班,每天下班回来,简单洗漱一下,倒头就睡,那段时间的睡眠质量真的是太好了。”蔡思胜说道。

“说实话,一开始也很担心、焦虑、害怕,害怕自己也得了病。”蔡思胜介绍道,“再后来我坚信,我们一定能战胜它!”值得一提的是,蔡思胜还做了上塘防疫志愿者,协助调查单元楼道的人员信息,摸查每家每户人员来往、出行情况。“等疫情结束了,我一定要去看个电影,吃个火锅,再给自己放个长假,好好休息一下。”蔡思胜说。

陈卫萍:怕父母担心,我把微信步数关了

陈卫萍,家在浙江杭州,在上海慧享福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实习,因疫情原因已在岗两个月。“29日晚上9点多,我查房时发现有一位长者发热了,在关空调、开窗等一系列操作下,长者的体温还有37.8度。”陈卫萍在按照一系列操作流程将情况向疫情防控小组上报、联系长者家属后,陪着长者去医院发热门诊看病。“在医院等检查结果的两个多小时里,我特别害怕,怕爷爷可能是新冠肺炎,”陈卫萍回忆说道,“最后医生确诊爷爷只是急性扁桃体发炎,我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回原处。”

“封园的这段时间,我把微信步数关了,担心父母看到我微信步数那么多而担心。”陈卫萍懂事地说,“等疫情结束,我想带着园里的爷爷奶奶去感受大自然的气息,天天呆在机构里真的闷坏了。”

吴亚婷:我想吃妈妈做的菜了

吴亚婷,现在宁波颐乐园实习,因疫情原因大年初一就回到实习岗位上,“刚开始很疲惫甚至有点厌烦给每位老人测量体温,还在想我为什么这么傻要这么早回来。”吴亚婷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后来在忙碌的工作中看到长者的笑脸、听到长者感激的话语,我心态逐渐转变过来,我要用我的专业所长帮助长者平安度过这段时间。”

“疫情结束之后我想回家,之前都没有好好的在家里和爸爸妈妈弟弟多聚聚,我想吃妈妈做的菜了。”吴亚婷说,“这段特殊的经历,让我学到了很多,我相信对我以后的人生经历会很有帮助。”

黄少梦:更加坚定未来要坚守在养老事业上

“我在上海新村路甘泉社区慧享福长者照护之家实习,因疫情的原因2个月没有回家了,春节也是呆在机构和爷爷奶奶们一起过的。”浓眉大眼、戴着眼镜的黄少梦很受园区长者们的欢迎,每天需要给长者测量体温、巡房检查、发药喂药、填写护理表单、定时排药、整理文案归档等。

“这段时间印象最深刻的是,疫情期间有一位长者天天给家里人写信,每次等家里人来时,就把长长的信纸给他们,隔着窗问来的孩子,一个个点名其他的孩子是否都安好,家属和长者只能隔着玻璃门相见,彼此两眼汪汪,有时看的我也不禁湿了眼眶。”黄少梦感动地说道,“这段时间我收获很多、成长很多,更加坚定了未来要坚守在养老事业上。”

通讯员 高洋 记者 竺佳

 链接:https://zj.zjol.com.cn/news.html?id=1417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