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国家要求各省开设本科家政专业,江苏率先尝试无果而终 本科家政员,离我们有多远?

发稿时间:2019-07-11浏览次数:13

郑秀芳是江苏好苏嫂家政公司的金牌月嫂,在这行做了10年的她月收入万元以上。

郑阿姨的女儿今年大专毕业,应聘成为南京玄武区一家四星级酒店的前台接待,月薪3000多元。“有没有想过让女儿跟你一起做月嫂?”记者问郑秀芳。“读了那么多年书,跟小学毕业的我做一样的活,书岂不是白读了?而且我这活她也干不了。”郑阿姨坚决摇头。和很多家长的观念一样,郑阿姨觉得家政工、月嫂毕竟是“服侍”人的活,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让自己的孩子从事这个行业。

5760亿朝阳产业遭遇人才短板

近年来,我国家政服务业快速发展,市场总规模保持20%左右的增速,去年达到5762亿元,同比增长27.9%,从业人员总量超过3000万人。但行业也存在有效供给不足、发展不规范、群众满意度不高等问题。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明确今后每个省份原则上至少有一所本科高校和若干所职业院校开设家政服务相关专业。高职扩招专业向家政等领域倾斜,通过学科发展等一系列措施,逐步实现家政服务业高质量发展。

家政服务质量提升的关键在人。目前我国家政服务从业人员中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仅占14.1%,从业人员流动性高,高端人才更是高薪难求。国家鼓励更多本科和高职院校开设家政服务专业,正是为解决这个朝阳产业的人才短板问题。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江苏省家政学会常务副理事长熊筱燕多年来一直为家政专业进校园奔走。熊筱燕说,虽然很多人对家政服务不满意,但很少有人也很少有办法去真正解决从业者的素质和技能问题,而这首先要从提升家政管理层、技术层的整体素质入手,这正是家政学进入大学的意义。

首个“家政管理本科班”无奈夭折

早在2011年,教育部就批准南京师范大学金陵女子学院设立国内第一个“家政管理本科班”,但因为专业开设后一直没有学生报考,不得不黯然取消。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金陵女子学院的“家政专业”是享有盛名的“王牌专业”。通过家政科学教育,让人们学会按科学的方法、思维养育子女、管理家务,用营养学知识管理餐饮及健康,用美学思维和方法管理家居环境和家人服饰,用社会学和心理学的理念协调家庭关系、处理家庭问题。不过这样一个王牌专业发展不到50年后,就在学科体系中悄然退出。

省家庭服务业协会执行会长张乔深谙高素质人才对家政行业发展的重要性。但囿于当前社会实际,她认为最现实的做法是从职技院校培养入手,通过校企合作,引导年轻人了解并认可这个朝阳产业。熊筱燕说,就像农业大学培养了大量农业科技及管理人才,提升了农业生产的质量与效益一样,培养家政学专业大学生,也是希望通过高素质人才彻底改变国内家政行业现状。

大学生家政工“有多少要多少”

事实上,一些职技院校已经嗅到家政服务业的商机。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就是国内率先“吃螃蟹”的学校之一,2013年开办家服专业,第一年招了38人,绝大多数是服从志愿分配过来的,三年后有一半学生留在家政行业。这两年,随着家政服务市场的兴起,更多家长看中行业前景主动让孩子报考,今年该校招到60多人。

盐城技师学院7年前开始推出家政护理专业。学院的徐杰老师坦言,专业开办之初主要是培养专业护士,因为纯粹的家政服务专业很难招生。今年起招收的150名学生真正侧重家政护理,主要服务对象是各大城市的月子会所。

随着互联网现代家政的崛起,用人单位对于高素质家政从业人员求贤若渴。江苏蚕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晓娟坦言,专业家政服务员“有多少要多少”。作为苏州一家主要从事高端家政、互联网家政的科技公司,蚕食科技去年7月从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引进15名实习生,最后有7名同学留在公司,现或为各门店的家政服务培训员,或在门店从事管家服务。“毕竟受过专业训练,他们的就业理念和对工作的接受程度,都比从社会上招来的阿姨强多了。”李晓娟说。

事实上,一些年轻人也在实践中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20岁的张雨来自甘肃,去年与蚕食科技签约。刚开始从事家政服务时父母还有些偏见,后来发现女儿的电话中满是对工作的成就感和认同感,慢慢也就消除了顾虑。张雨对于未来也充满期待,她说自己的工作与专业对口,工作能得到雇主和同事的认可,月薪七八千元的收入高于很多本科生,而且家政市场那么大,今后一定会越来越好。记者了解到,张雨宿舍4个同学中目前有3人从事家政服务业。

本报记者 黄红芳

新闻链接:http://xh.xhby.net/mp3/pc/c/201907/11/c657360.html?from=timeline